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博讯先知站 推荐 查看内容

OpenAI“政变”48小时

2023-11-20 23:55| 发布者: 呐喊の高潮| 查看: 886| 评论: 44|原作者: 呐喊の高潮|来自: https://f66.ph/home

摘要: 专题:OpenAI宫斗新阶段:总裁CEO均被微软挖走 前Twitch高管将出任临时CEO

专题:OpenAI宫斗新阶段:总裁CEO均被微软挖走 前Twitch高管将出任临时CEO

  经济观察网 记者  钱玉娟 石震方

  管理层发生“夺权政变”,创始人被“逼宫”离开的戏码,在硅谷科技圈屡见不鲜。只是,当这一切发生在独角兽OpenAI的创始人山姆·奥特曼(Sam Atlman,下文统称:奥特曼)身上时,还是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意外。

  许多人把奥特曼类比为乔布斯,只不过乔布斯是时隔12年重回苹果,而奥特曼从被“炒鱿鱼”到传出回归可能,期间仅仅过去了短短48小时。

 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9日上午,奥特曼带着访客证重新回到了熟悉的OpenAI办公室,扮鬼脸、拍照记录并发在社交媒体上后,他配文写到,“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个。”

  再次现身公司前夜,奥特曼甚至发推文表达“我很爱OpenAI 团队。”记者注意到,被任命担任OpenAI临时CEO一职,原首席技术官米拉·穆拉蒂(Mira Murati,下文统称:穆拉蒂)也转发了上述推文。

  有消息人士透露,当地时间11月18日,OpenAI内部多名员工联名要求“公司董事会下午5点辞职”,另外,包括微软与美国风险投资公司Thrive Capital这两大外部股东在内的投资者们,也向OpenAI董事会施压,要求撤销对山姆·奥特曼的罢免及董事职务撤销的决定。

  由OpenAI首席科学家——伊利亚·苏茨凯弗(Ilya Sutskever,下文简称:伊利亚)联合其他三位非员工董事会成员实施“逼宫”,将奥特曼“扫地出门”48小时后,事件的进展正让这场商业“政变”有了“反转”的可能。

  据悉,奥特曼向OpenAI投资者提出了重返条件:重组董事会。但从11月19日消息显示,伊利亚对内部员工表示,在与董事会及剩余的领导人和顶级投资者进行了一个周末的谈判后,奥特曼将不会再回到他于2015年共同创立的这家初创公司。

  伊利亚还宣布,亚马逊旗下游戏直播平台Twitch前首席执行官埃米特·希尔(Emmett Shear)将接任OpenAI临时首席执行官。

  紧随其后,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·纳德拉(Satya Nadella,下文简称:纳德拉)在社交媒体宣布,奥特曼与同“被出局”的OpenAI联合创始人格雷格·勃洛克曼(Greg  Brockman,下文统称:格雷格)及其同事,将加入微软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。

  至此,奥特曼确认出局OpenAI。但问题并未得到解答——这场突然发动的“政变”,究竟是怎么发生的?

  微软的角色

 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中午,OpenAI官网发出声明称,奥特曼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并不一贯坦诚,阻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,这让董事会对其继续领导OpenAI的能力不再有信心,故而解除奥特曼的CEO职务,并任命穆拉蒂担任临时CEO一职。

  不只是奥特曼“被出局”, “作为过渡的一部分,格雷格也将辞去董事会职务,并将继续担任公司职务,向CEO汇报。”上述声明发出后不久,奥特曼在社交媒体上回应,“稍后,将有更多关于接下来的事要公布。”而格雷格则是直接发文,主动辞职。

  随后,格雷格公布了整场“政变”的更多细节,其中,伊利亚作为执行者,于11月16日晚,要求奥特曼在17日进行谈话,而这场在Google Meet中进行的董事会会议,宣布了对奥特曼的解雇决定,而作为董事会成员的格雷格非但不知悉,事件发生后,他才被告知,已被董事会除名。

  在OpenAI官方公告奥特曼被罢免的消息后,先是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·纳德拉(Satya Nadella,下文简称:纳德拉)公开表示对OpenAI“极有信心”,后有伊利亚在内部紧急召全员会议称:奥特曼离开,梳理其留下的混乱后,我们会感觉更加亲密。

  这让外界认为这场看似由伊利亚联合董事会发起的“政变”,背后的推手或与“金主爸爸”微软关联甚密。

  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,如果奥特曼重返OpenAI,微软会努力在其董事会中占据一席之地,不过没有投票权。但由于奥特曼希望自己在重返OpenAI后可以重组董事会,并要求董事会发表声明澄清他没有任何不当行为,双方的谈判最终破裂。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,在奥特曼无法重返OpenAI已成定局的情况下,微软和红杉资本等投资者表示将会考虑投资奥特曼的新项目。

  今年上半年,微软追加了100亿美元投资,累计投资金额达到了130亿。

  据《财富》杂志披露的细节,OpenAI利润的75%分配给微软,直到微软收回其130亿美元的投资;OpenAI利润达到920亿美元后,微软的持股比例下降到49%,剩余部分利润由其他风险投资者和OpenAI的员工分享;当利润达到1500亿美元之后,微软和其他风险投资者的股权将无偿转让给OpenAI的非营利基金。

  但是,OpenAI董事会六名成员决定着该公司何时实现“AGI”,一旦董事会确定已实现AGI,这样的系统将“不受与微软之间知识产权许可和其他商业条款的约束”,这或许导致了微软和OpenAI之间的矛盾。

  然而,24小时后,微软对OpenAI董事会施压,支持奥特曼回归的表态,又撇清自己与这一“政变”的关系。

  安全与成本的冲突

  OpenAI上演的这场管理层“政变”戏码,全球AI科技圈都在“吃瓜”,其中包括曾与奥特曼等人一同创立OpenAI,但在2018年选择离开的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,下文统称:马斯克)。

  当奥特曼在其社交媒体平台上确认被董事会罢免后,由马斯克管理的,从Twitter更名为“X”的社交平台,其官方账号卡点发出了一个“求职申请链接”,配文“以防有人需要”。

 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9日下午,马斯克在“X”上公开表示,“非常重要的是,公众应该知道为何董事会如此坚决地做出决定。如果这关乎AI安全,那将会影响整个地球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OpenAI本是奥特曼等人于2015年创立的一个非营利性组织,但在2018年,作为联合创始人的马斯克发现奥特曼有营利之意,选择退出董事会,并取消了对OpenAI的资助计划。

  2019年,OpenAI在资金压力下,奥特曼不仅在内部推动商业化事宜,成立了有限盈利机构OpenAI LP,他还和董事会成员一同为公司设立了一种“独特”的治理结构:董事会成员不持有OpenAI股权,且投资者在董事会内部不占据任何席位,由此让公司的决策不会被董事会成员及投资者影响,同时,更保证了OpenAI作为非盈利组织的性质。

  显然,伴随OpenAI的发展,CEO奥特曼主导的商业愿景,与公司创立时的初衷规划出现冲突。

  在今年的多次公开采访中,奥特曼都谈及自身存在“算力压力”,“OpenAI目前正受到GPU算力的严重制约,导致许多短期计划无法按时完成。”

  在刚刚过去的10月份,奥特曼也曾对外表示,因用户对会话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订阅,由此让OpenAI的年度收入持续增长,相较去年增速超46倍,年收入达13亿美元(约合94.93亿元人民币),平均每月的收入超过1亿美元。

  当OpenAI呈现营收增长势头之际,其安全风险事故引发关注。

  11月8日,ChatGPT和API接口出现“严重停机”事件,整个故障时间超过12小时。主要原因是11月7日开发者日公布ChatGPT更新后,有大量用户涌入,以及由于DDoS(分布式拒绝服务,通常由网络超载引起)和身份验证失败,导致ChatGPT全线宕机。

  11月9日,微软在内部网站的更新中也提到了“安全和数据问题”,并切断了员工使用ChatGPT等AI工具,一天后才恢复正常使用。

  与奥特曼注重商业营收不同,作为OpenAI技术领路人的伊利亚,自今年以来透过采访更多对外释放的信息是关于AI安全。

  “ChatGPT背后的神经网络已经产生了意识,未来超级AI将会成为一种潜在风险。”伊利亚曾说。

  此外,OpenAI董事会六名成员中,除了创始成员外还有三名非员工成员:Quora 首席执行官亚当·达·安杰洛(Adam D‘Angelo)、科技企业家塔莎·麦考利(Tasha McCauley)以及乔治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海伦·托纳(Helen Toner)。

  据悉,上述三位非员工董事会成员均负责AI安全,与伊利亚对OpenAI的发展路径上或存在相同判断。

  OpenAI未来可能

  当OpenAI高层震荡发生后,有内部员工询问伊利亚,解雇奥特曼是否是董事会其他成员的“政变”时,伊利亚在回应中虽不认同上述表述用词,但他也表示,“这是董事会履行非营利组织的职责,即确保OpenAI构建造福全人类的AGI”。

  不过,圈内的看法则不一。一位中国AI企业创始人对记者称,“支持fire(奥特曼)。”在他看来,世界并不缺一个平庸的商业化公司,但却“需要一个挑战技术极限、不拘一格的屠龙少年”。

  这位中国AI企业创始人认为,奥特曼的种种表现,“会将OpenAI带向前者。”

  实际上,对于奥特曼的指责由来已久。今年2月时,马斯克就曾指责“OpenAI从一家开源、非盈利组织,成为了一家被微软公司控制、封闭的、最大利润化的公司”。

  顺福资本创始合伙人、行行AI董事长李明顺称,奥特曼在其中“仅仅起到了一个‘哥伦布’的价值”,“他发现了‘这一新大陆’,但“新大陆”的未来路径不由这一发现者决定,而是由团队的技术实力决定。

  李明顺分析,OpenAI的股权架构极其利于其管理团队控制公司,但从创始人奥特曼被董事会直接罢免来看,他猜测,“公司的弹药不足了。”

  作为技术型公司,奥特曼在其中的意义多是进行商业化有关的投融资事宜,从说服微软投资10亿美金,后于今年加码至100亿美金。但这笔巨额融资并非一次性注入,多年分批投入到OpenAI这样一个“持续烧钱的机器”里,李明顺认为,OpenAI在算力等方面的研发投入等,是这笔钱甚至眼下营收无法覆盖的。

  眼下,从OpenAI高层“政变”的结果看,美国当地时间11月19日,奥特曼重返公司希望破灭,伊利亚对内宣布了新任首席执行官。在这一过程中,被无视的最大投资者微软作出了一个决定,向奥特曼和格雷格等人抛出了橄榄枝。

  李明顺还担忧,“政变”或将影响OpenAI的下一步融资,“对于一家依靠烧钱维持算力的企业来说,这恐怕会是致命的影响。”

  而今,作为OpenAI与“金主爸爸”微软间的关键人物,奥特曼,在被罢免48小时后,成功投入了微软的怀抱。

  “任务继续。”当奥特曼在纳德拉发布的信息后如此回应,一连串更为严峻的现实问题抛给了OpenAI:那笔由奥特曼谈来的100亿美金融资,还能否持续注入公司?当奥特曼和格雷格等人组建起一个新的AI研究团队,微软和OpenAI的合作关系还会持续吗?

责任编辑:李桐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